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偷拍 影片,新手必看

老张今年五十五岁,老婆走得早,儿女都在外地工作,老张便在县里找了个小区保安的工作干着。

  昨夜值班的时候,老张在保安室的监控录像里恰巧看到了小区女户主刘凝雪偷情的景象。

  心怀不轨的老张将其录了下来,苦苦熬了一宿之后老张就登门拜访去了。

  按响了门铃,老张等了良久,大门才被打了开来。

  只见刘凝雪站在门内面容惺忪,揉着朦胧睡眼看着老张。

  老张看着刘凝雪白皙貌美的面容,心中不禁暗叹一声道:这娘儿们真好看。

  随即目光立马往下打量,看见刘凝雪那被一袭紫色薄纱长裙睡衣包裹着的玲珑有致的身躯。

  而且她好像没有穿内衣,身前略微有些松垮,但是却挺拔硕大的惊人,身裙在朦胧的纱裙下若隐若现。

  还有裙摆下那一双纤细雪白的小腿和那染着红色指甲油的可爱脚趾头。

  老张的神情变得有些垂涎欲滴起来,忍不住就伸手假意拍了拍刘凝雪滑腻纤细的手臂。

  刘凝雪醒了醒神,似乎察觉到了老张那赤裸裸的目光。

  一双纤纤玉臂立马环抱在身前,语气微冷道:“老张,大早上的跑到我家来干嘛?”老张嘿嘿一笑,往门内走了一步。

  神情自然的说道:“小刘啊,不请我进去坐坐吗?”刘凝雪面露难色道:“家里就我一个女人家,不太方便。

  ”老张憨憨一笑,突然一把抓住刘凝雪的小手轻轻抚摸起来道:“这有什么不方便的,我的年纪都跟你爸一个岁数了,怕什么呀!”刘凝雪连忙抽回手掌,老张却继续说道:“我把小刘你呀,就当女儿一样看待的,你不用想那么多。

  ”一边说着,老张的手臂还迅速挽上了刘凝雪的雪白肩头。

  刘凝雪神色难看的连忙往后退了两步,冷声怒斥道:“你个老流氓,你赶紧给我走,别碰我!”老张当即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道:“其实我这次来是专门给你看个视频的。

  ”说着,老张点开了视频。

  屏幕内立马出现了刘凝雪和一个陌生男子在电梯里激情亲吻的画面。

  刘凝雪看见画面的一刻,神色都呆滞了。

  老张立马上前,一把搂住了刘凝雪柔若无骨的小腰,还顺手关上了房门。

  刘凝雪被老张搂住之后,立马醒过神来,看着老张那黝黑粗糙的大手,刘凝雪神色十分难看,轻轻扭动身子想要挣脱开来。

  但老张却没给她挣脱开来的机会,轻轻用手掌摩挲着刘凝雪的小腰和后背。

  刘凝雪的身子微微颤抖着,连带着身前的耸立也抖动了起来。

  老张眼睛一下子看直了,另一只粗糙的大手不自觉的往刘凝雪的挺拔所在抓来。

  眼看老张就要触碰到了,但刘凝雪突然一把抓住了老张的大手,低声哀求道:“老…..老张,别……别这样,我求你,求求你了,我可以给你钱!”老张故作轻松的说道:“如果我要钱的话,那我还是找你老公要去吧。

  ”“别….别找他。

  ”说着,刘凝雪松开了手,双目紧闭了起来,一行清泪从眼角流出。

  老张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大手继续往那抖动耸立之处攀去。

  手中那滑腻柔软的触感,令老张欲罢不能。

  刘凝雪身前的挺立,老张一只手掌还无法完全覆盖住。

  轻轻揉搓着那硕大的挺拔,老张顿觉口干舌燥了起来。

  双眼贪婪的看向了刘凝雪那粉嫩的樱桃小嘴。

  老张猥琐一笑,露出了黄咧咧的牙齿。

  嘴巴往刘凝雪的樱桃小嘴靠去。

  粗喘的呼吸声逐渐靠近,刘凝雪也察觉到了异常。

  本来紧闭的双眸陡然睁开,一下子就看见了老张那距离她不过几厘米的大嘴。

  老张那发黄的牙齿和带着浓烈气味的口气,刘凝雪感觉恶心到了极点。

  这个年纪足够当她爸爸的人竟然想要占有她,想到这里,刘凝雪感觉无法忍受了。

  双手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一下子将老张推了开来。

  “够了,你太得寸进尺了,你都一把年纪了,怎么可以做这么不要脸的事!”刘凝雪愤怒的大吼道,俏丽的小脸涨得通红的。

  老张呆滞了片刻,他有些不明白原本已经屈服的刘凝雪怎么突然变卦了。

  “你不怕我把视频给你老公看看?”老张回过神来说道。

  刘凝雪再次沉默了,头颅低垂了下来。

  她知道她老公看了视频后,她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刘凝雪很害怕,但老张的要求也有些超出了她承受的范围。

  见到刘凝雪重新冷静了下来,老张缓缓走上前,一把将刘凝雪拦腰抱起,走到了客厅的长形沙发上放了下来。

  老张上下扫视着玉体横陈在自己面前的刘凝雪。

  两双手掌轻轻抚摸着刘凝雪那白若凝脂的小腿,美妙的触感从指尖传入心头。

  “小刘,放心吧,你张叔只要一次就够了,完事后就互不相欠,我保证你老公这辈子也不会知道的。

  ”老张的嘴巴紧贴着刘凝雪耳朵说道。

  说罢,老张在刘凝雪红通通的耳朵边轻轻吹了一口气。

  刘凝雪身子轻轻一颤,牙齿死死咬住了下嘴唇。

  老张的大手从刘凝雪的小腿缓缓往上抚摸着,最后在刘凝雪平坦光滑的身躯上游走了起来。

  看着刘凝雪红扑扑的小脸,老张再也忍不住了。

  大嘴迅速往刘凝雪的唇瓣靠近过去。

  两片唇瓣即将接触的一刻,大门处突然传来了一道异样的声音。

  似乎是有人在拿着钥匙开门。

  老张心神一颤,连忙起身,将刘凝雪的身子从沙发上拉了起来。

  正当两人在沙发上刚刚坐好,大门突然被打开。

  一个西装男子从门外走了进来。

  “凝雪,家里来客人了?”西装男子神色有些疲惫,疑惑的问道。

  刘凝雪连忙起身,神色异样,连忙说道:“汉……汉文,你怎么回来了?”这个西装男子正是刘凝雪的老公,陈汉文。

  老张也当即起身,笑着道:“小陈,你出差回来了啊!”“张叔,原来是你啊,怎么想起到我家来了?”陈汉文疑惑的问道。

  他也是认识老张的,小区的保安,出入总会打几声招呼。

  老张憨憨一笑,神色自如解释道:“这不是最近小区里的陌生面孔比较多,物业那边让我们走访一下,提醒住户们加强防盗意识。

  ”陈汉文释然,但看着刘凝雪有些不正常的脸色。

  当即关切的问道:“凝雪,你脸色不对劲啊,是不是感冒了?”刘凝雪连连摆手道:“没…….没事,你累了这么多天,赶紧歇会儿吧。

  ”陈汉文笑着摆摆手,示意不用。

  他的目光扫视了一下空空如也的茶几,当即笑嗔道:“张叔也是客人,来家里怎么不知道泡杯茶呢。

  ”说着,陈汉文便往厨房走去。

  刘凝雪恶狠狠的瞪着老张,用目光示意老张离去。

  老张嘿嘿一笑,毫不在意,手臂轻轻抬起,在刘凝雪光滑的脊背上抚摸了起来。

  当着她老公的面做这种事情,实在太刺激了。

  老张更加兴奋了起来。

  但刘凝雪内心却害怕极了,一下子就起身走到了沙发另一侧坐了下来。

  看着刘凝雪如此不知好歹的举动,老张冷笑了一下。

  “来,张叔,喝茶。

  ”陈汉文泡好茶水放在茶几上,客气的说道。

  老张摆摆手道:“不急,汉文,给你看段视频,这是物业那边的要求,关于防盗安全隐患。

  ”说着,老张就要掏出手机。

  “没事的,张叔,我都已经看过了,我给汉文说说就行了,你不是还要去下一家?”刘凝雪神色紧张的,连忙阻止道。

  刘凝雪心里害怕极了。

  老张却说道:“这安全意识不是一个人的事儿,每个人都要注重的。

  ”陈汉文也点点头道:“张叔说的是,我看看。

  ”说着,老张就点开了一个视频给陈汉文放了起来。

  视频放出来的一刻,刘凝雪松了一口气。

  老张放的的确是关于防盗的视频,不过她知道老张这是什么意思,强烈的威胁包裹了她。

  刘凝雪缓缓起身,重新坐到了老张的旁边。

  两具身躯距离的很近,都要靠在了一起似的。

  趁着陈汉文看视频的当头,老张在身后的右手缓缓挪动了起来。

  轻轻摸上了刘凝雪那一片丰满的挺翘。

  在陈汉文的面前,老张大胆的玩弄着他的老婆刘凝雪。

  此刻的老张感觉整个人到达了人生巅峰一般。

  那手掌传来的美妙触感也在刺激着老张兴奋的内心。

  揉捏了一阵后,老张的手掌往上攀去。

  因为陈汉文所坐的位置,刘凝雪身子右侧是他的视角盲区。

  老张的手臂环绕着刘凝雪的背部,手掌一下子握住了她右侧的挺立。

  指尖轻轻拨弄着刘凝雪身前那晶莹的米粒之物。

  强烈的刺激之下,刘凝雪不禁发出了一声闷哼。

  但专注于看视频的陈汉文丝毫没有察觉。

  老张所放的视频不过两分钟,很快陈汉文便看完了。

  抬起头来的陈汉文看刘凝雪的脸蛋更加红润了起来,口中也有些干燥了起来。

  尽管是老夫老妻了,但刘凝雪此刻的容颜十分勾人心魄。

  “张叔,我们会重视的,既然你还要去下一家,我就不耽误你时间了。

  ”陈汉文下了逐客令。

  看着陈汉文眼里闪动的光芒,老张瞬时明白了。

  敢情这家伙也忍不住了。

  站在大门口,没过一会儿,老张便隐约听到了房内传来阵阵放纵的声音。

  ‘这个陈汉文还真是好命,不过过不了多久,我也能听见这美妙声音…R(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30;。

  ’想到这里,老张的腹部传来了一阵火热的感觉。

  …….距离上次去找刘凝雪之后已经过了四天了,这几天老张值班的时候没有一次看见刘凝雪出没。

  难不成这丫头故意躲着自己.?老张心中暗暗想道。

  但他又不敢再像上次明目张胆的去找她了,因为这段时间陈汉文也一直在家中。

  正当老张沉浸在上次与刘凝雪亲密接触的舒爽之时,一道倩丽的身影从大门口走过。

  老张定睛一看,这不是刘凝雪么?老张快步追了出去,在刘凝雪身后喊道:“小刘,我有事找你!”只见刘凝雪身子一颤,面容苦涩的转过头去。

  看着老张一脸笑意的看着她,刘凝雪便感觉一阵恶寒从心头涌出。

  “你到底想干什么?”刘凝雪冰冷的说道。

  老张憨笑道:“上次的交易可还没结束呢,咱们不应该找个时间,好好深入交流一下吗?”刘凝雪看着老张贪婪的目光,深深吸了一口气。

  

刘寒梦的衣服本来就是半透明的,经过刚刚的按摩过后,下摆已经完全埋了进去,上面更是松松垮垮的搭在腰上,露出了曲线优美的后背。

  老杨看得越发口干舌燥,没得到释放的下身难受极了。

  刘寒梦这才反应过来,惊叫一声,急忙拉上衣服,接过小衣进了浴室。

  刘寒梦脸色绯红的靠在门上,想起方才的事情,她觉得难堪极了!老杨的年纪都可以做她爸爸了,她竟然对他产生了想法,还主动的帮他那个……她心里慌的很,想着明天还要找杨叔帮忙揉那里,呼吸不觉重了起来。

  刘寒梦素手一抬,裙子滑落在地上,露出了里面的小裤裤,原本洁白的小裤裤,这时托底的地方已经湿漉漉了。

  她羞红着脸,将小裤裤脱下,然后拿卫生纸轻轻擦拭着。

  尽管动作很轻盈舒缓,可每一次的碰触,都会让她忍不住的想起老杨。

  尤其是想到老杨那里的火热和狰狞巨大后,她就忍不住的难受。

  刘寒梦把小裤裤放到一边,打开莲蓬头的开关,忍不住开始自渎起来……她学着之前看过的小电影,双手抚摸起前面的高耸,不一会儿,就感觉下方涌出热流,便抽出一只手往下探去……老杨在老地方放好凳子,刚踩上去就见到如此火爆的场面,鼻血立即流了出来。

  (我的男友一千岁)他太难了!这段时间是过了手瘾,但一次都没有吃到嘴里,火气不就上来了。

  老杨极不情愿的下来,去泡了一杯降火的菊花茶喝。

  刘寒梦满面潮红的走出浴室,羞答答的说:“杨叔,麻烦你送我一程。

  ”老杨又喝了一大口,道:“你等一下,我马上送你回去。

  ”他回房间拿出一件薄外套,披在了刘寒梦的身上,帮她拉好拉链叮嘱道:“以后这么晚出来,别穿的这么性感。

  ”“知道了。

  ”刘寒梦心中划过一道暖流,已经很久没人关心她了。

  老杨把刘寒梦安全送到家,回去就睡了。

  刘寒梦就没那么好过了,她做了一宿的梦。

  梦里她没有拒绝老杨,老杨让她享受到了极致的快感。

  清早醒来发现床单都透了,不敢让家政阿姨知道,自己扔到洗衣机去了。

  中午吃完饭在小树林中散步,听到不远处传来压抑的喊叫,好奇的猫着腰过去。

  “啊,老公,你太棒了……”刚走近,就听到一个耳熟的声音,发出奇怪的喊叫。

  被这种声音刺激到之后,刘寒梦感觉她的全身就好像着了火似的,更加难受了。

  男人冷声道:“哼,我还没发力呢!”刘寒梦躲在树后面望去,登时愣住了!吴丽跪在草地上,挺翘的臀部被赵成扶着,他的腰在前后活动……她急忙捂住嘴,把惊呼声吞下去,她没想到吴丽会跟赵成在一起,而且是这么放荡的姿势。

  赵成长相清秀,没想到会有六块腹肌,那地方的尺度只比老杨小一点,让刘寒梦根本挪不开眼睛……“唔、老公,你太厉害了……”吴丽娇喘声连连,听的刘寒梦心砰砰直跳。

  要不是之前被老杨抚弄的舒服,刘寒梦根本不敢相信吴丽此时是在享受。

  她脑子里忍不住开始想,要是此刻躺在那里的是老杨和自己,应该也会很舒服吧……这种想法一出现,刘寒梦感觉小腹下面像是钻进了一团火,烧的她更难受了。

  树林里,赵成一边卖力的满足吴丽,一边用眼睛的余光往树后看去。

  他发现刘寒梦在那里偷看,嘴角勾起一丝坏笑,把身下的人想象成刘寒梦,更加卖力的驰骋起来,惹得吴丽直呼受不了……刘寒梦根本不知道赵成发现了她在偷看,看到草地上的情况越来越激烈,她感觉完全受不了了,腿有些发软,小裤裤早就湿漉漉了……她赶紧离开,到卫生间里,脱下裤子,想象着刚才看到的画面,伸手往那里探去……很快,她发现自己这种似乎出于本能的动作,可以缓解那种难受,还会有一种美妙的感觉,似舒服似难受,让她沉浸在其中停不下来……晚上九点,刘寒梦裹着一件外套进了老杨店里。

  “杨叔,我来了……”想到等下要做的事情,刘寒梦满脸通红的低下头。

  老杨秒懂,立马关门把人带去二楼。

  重新取了一瓶玫瑰精油,老杨转过头就见到了让人窒息的一幕……刘寒梦脱掉了外套,她上身只穿了一件白色背心,下面是一条包臀短裤,胸部高高的挺立,顶端有两粒可疑的凸点。

  老张看得血脉贲张,这种含而不露最是勾人了。

  见她迟迟不脱上衣,老杨假装一本正经的说:“梦梦,衣服是杨叔帮你脱,还是你自己来?”“我自己来。

  ”刘寒梦急忙说,脱掉白色的背心就往床上一躺。

  老杨迫不及待的伸手,抓起那对雪白的玉兔玩弄起来。

  不甘心就这样,老杨又隐晦地说:“梦梦,我有一套穴位推拿法,可以引导和刺激身体的穴位,能够起到排毒美容的作用,你要不要试试?”刘寒梦红着脸,“杨叔,这些我都不太清楚,你看着办吧。

  ”她被老杨按得浑身舒爽,小脸红扑扑的想着:杨叔难道是想跟昨天一样,不由心跳加速,觉得口干舌燥。

  老杨一听有戏,笑着解释道:“嗯,因为穴位有些偏,我怕你接受不了,所以先说一下,也是担心你有其他别的想法。

  ”刘寒梦闭上眼睛说:“不会的,杨叔你动手吧。

  ”“那我就按你身上的几个穴位,哦、包括玉泉穴。

  ”老杨内心狂跳,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的说完。

  刘寒梦不太清楚老杨为什么强调穴位,不过还是应了一句。

  “好。

  ”老杨深吸了口气,激动地颤着手说道:“梦梦,那杨叔开始了。

  ”刚说完,老杨就迫不及待的把手往一些敏感的穴位按去……这几十年的男人经验,可不是白费的,再加上老杨懂得人体穴位,知道从哪里用力,会让女人更加敏感和快乐。

  刘寒梦的反应越来越大,尤其是老杨的手摸到她胸前的红晕,那两颗葡萄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因为两腿间好像有了一些感觉,隐约似乎湿了呢。

  哎,羞死人了,她害怕被老杨发现端倪,只能拼命地强忍着。

  “梦梦,现在感觉怎么样?”“唔,好,好多了。

  ”刘寒梦说话的声音都变了调。

  老杨慢慢地把她的裤子脱掉,忍不住咕哝猛吞了口唾沫。

  可没想到的是,刘寒梦很是紧张,一时间竟然让他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老杨只能耐住心中地急切,轻声说道:“梦梦,你这样,杨叔找不到穴位了。

  ”听到老杨的话,刘寒梦恨不得把头埋到枕头去,她羞红着脸,用力地咬了咬嘴唇,微微张开了双腿,那神秘的地带全部展现在他的面前。

  老杨坐在床沿,担心被刘寒梦知晓他的想法,深吸了口气,一本正经地将手对着穴位按了过去。

  “啊!”当老杨的手按上去的那一刹那,刘寒梦瞬间就爆发了。

  她眼中透着一丝炙热,直勾勾地盯着老杨。

  “杨叔,好难受,帮帮我……”说完这话,刘寒梦感觉心里有什么禁锢被打破了。

  自从白天见到吴丽和赵成那个以后,她内心的就强烈的渴望着,就算是后来自渎,依然觉得不够,所以今晚故意穿成这样。

  本来还有几分犹豫,但是刚刚老杨把她的渴望彻底勾了起来,她才说出了那羞人的话语。

  她眯着眼,悄悄看向投向杨叔,见到老杨的裤子顶起一个大包后,心里产生了一丝窃喜,难道杨叔摸着我,也有强烈的感觉?想到这,她胆子突然大了很多,嘴角浮出一丝坏笑,将一双玉手悄悄地按向了上去……嘶!好大!昨晚她害羞,没仔细感受,现在才发现、她的一只手都握不住!刘寒梦脸色大变,想着如果这个进入自己那里,会不会很疼?看到刘寒梦吃惊的表情,老杨微微有些得意,当年他就是靠着自己的本钱,还有一手不俗的推拿手法,才追到了貌美如花的妻子。

  老杨不自觉的加重了力道,让刘寒梦尖叫起来,手上也抓了一下。

  “啊……”老杨被下面的酥麻感拉回现实,不由地更加激动了。

  现在虽然上了年纪,但身体并不比小年轻差,哪受得了这种刺激,心中的那股邪火腾腾燃烧了起来。

  此时,他的小心脏已经跳到了嗓尖,怀着忐忑的心情,附身试探着轻轻地吻了上去。

  刘寒梦没有反感,只是看了他一眼,随后将眼睛闭上,能感觉她整个人都在发烫。

  得到了刘寒梦的默许,老杨更兴奋了,彼此之间吻的更深了。

  在老杨高超的吻技攻势下,刘寒梦溃不成军,身子软成泥任老杨为所欲为。

  老杨搂着刘寒梦的小蛮腰,缓缓的抚摸着她的翘臀,嘴一路往下,低头吻住她那饱满的双峰。

  随后,他急切的把裤子脱了,把自己的那根粗壮的东西拿出来了,抵在小裤裤那里磨蹭着。

  刘寒梦睁眼一看,发现老杨两腿间那根粗大的东西,吓的脸色一变,非常紧张。

  结结巴巴的说:“杨、杨叔,这、这个怎么又大了?”老杨坏笑道:“它太喜欢梦梦了,越大代表着它越喜欢你,等下把它放进去就没事了。

  ”“可是、梦梦这里那么小,放的进来吗?”白天赵成的和它一比,瞬间被秒成渣了,她不由担心起来。

  “会有点疼,梦梦要忍着点,慢慢的就放进去了。

  ”老杨越说越激动,已经忍不住挺着那东西,在她两腿间顶弄起来了。

  “嗯……那好,我们试试吧,你要轻点。

  ”刘寒梦娇喘一声,把腿又张得更大了。

  老杨激动的快要爆炸了,把她的小裤裤拨到一边,搂着她的长腿,慢慢的把那东西对着她的两腿间肉缝……“啊,疼,好疼的,杨叔你弄疼人家了。

  ”刘寒梦害羞的轻叫,她感觉下面被撑得胀胀的。

  “你忍忍,你看看,你这里反应更大了,说明排毒效果很好,再坚持一下马上就会好的。

  ”这个节骨眼上,老杨可不想停下来,继续哄着她。

  刘寒梦咬紧嘴唇,额头上的汗水打湿了乌黑的发丝,她疼的把眼睛闭上,两手紧紧的抓住老杨的胳膊。

  老杨非常兴奋,刘寒梦的下面那么紧,可能是他的太大,加上她紧张的全身发抖,他好不容易才进去了一丁点,刘寒梦立刻张着小嘴娇喘起来。

  老杨激动不已,刘寒梦这少女的身子,果然水嫩啊。

  老杨那里越来越膨胀,抱着刘寒梦雪白光滑的大腿,狠狠的朝她身子进入。

  “啊,疼,疼呀,杨叔我忍不住了。

  ”刘寒梦开始娇喘了起来,身子下面一阵阵的收缩发抖,她的手指抓破了老杨的胳膊,想推开他。

  老杨却压的她更紧了,趴在了她的肚皮上,挺着腰杆奋力撞击她的身子。

  虽然只是进去一点,但老杨已经舒服的欲仙欲死了。

  老杨在她那里缓缓的动着,渐渐的,刘寒梦那里已经溪水潺潺,春潮泛滥了。

  老杨浑身抖动,分开了她的两腿,欣赏着她那里粉嫩的美景。

  少女的身体,果然是那么雪白娇美,让老杨恨不得马上把她给揉碎似的。

  刘寒梦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腿间,发现老杨那恐怖的东西,已经快进去一半了,弄的她特别的胀痛,虽然很舒服却有些难受。

  “不,不要了,杨叔,我太疼了。

  ”刘寒梦眼泪汪汪的,觉得下面那里越来越胀痛了,她使劲的推老杨的胸膛。

  老杨担心她又像昨天一样反抗,就停了下来。

  “我在给你排毒啊,你没发现吗,排出来的毒素越来越多了。

  ”老杨知道刘寒梦因为是第一次,有点疼是应该的。

  多少年了,他都没有碰过这样纯洁美好的少女了,所以很珍惜很怜爱。

  他舍不得马上就占有她,担心会吓着她,必须要让她心甘情愿的。

  刘寒梦小脸一红,杨叔真以为她什么都不懂啊,还想拿话哄她,她才不上当呢!“杨叔,要不明天再排毒吧,我今天实在太疼了。

  ”刘寒梦拽着老杨的手臂撒娇。

  老杨哆嗦了一下,她刚刚扭动的时候带到他那里了,刺激的又前进了一点。

  “啊……”老杨吸了口气说:“梦梦,今天一口气排完,不用等明天了。

  ”“不要,不要,好痛。

  ”刘寒梦一个劲的挣扎,让老杨很痛苦,眼瞅着要吃到了,叫他这么放弃实在是不甘心。

  可是这回刘寒梦的反应太激烈了,好像明白了什么,三两下一推,把他的东西都推了出来。

  老杨只好哀求道:“梦梦,我特别难受,你帮帮我吧。

  ”“怎么帮你?”老杨的表情太过痛苦,她有些不忍,犹豫的问道。

  一听有门,老杨赶紧指了指下面的东西,“把它放到你的嘴里,我再教你怎么做。

  ”刘寒梦惊呼道:“把它放进嘴里,可是这么大,怎么可能放的进去呀!”“可以进去的,梦梦,你就帮帮杨叔吧,再不舒缓,杨叔就要死了!”想到网上查到的资料,刘寒梦红着脸说:“你不能死,我帮你就是了。

  ”老杨见她同意,刚准备指点她操作,刘寒梦居然蹲在了他的面前,张嘴就去含他两腿间的东西。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uy-wristband.com/twd.aspx?5657.html

https://www.buy-wristband.com/twd.aspx?2933.html

https://www.buy-wristband.com/twd.aspx?2542.html

https://www.buy-wristband.com/twd.aspx?7173.html

https://www.buy-wristband.com/twd.aspx?5384.html

https://www.buy-wristband.com/twd.aspx?6051.html

https://www.buy-wristband.com/twd.aspx?6884.html

https://www.buy-wristband.com/twd.aspx?20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