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正 妹 做愛,新手必看

翠花也不墨迹,坐在床上,把裙子里面的内裤脱掉。

  还主动的把短裙撩起来,露出那雪白的大腿。

  小宝顿时傻眼了,虽然他透过门缝看到里面的黄瓜,可这怎么才能把黄瓜给掏出来。

  把翠花的两条大美腿分开,用手掏了好久都没有能够把里面的黄瓜掏出来。

  自己却已经是累的馒头大汉。

  翠花的鸟窝却已经是洪水泛滥成灾,小嘴一次次张开轻声呻吟。

  一边轻声说道:“小宝加油,靠你了啊,要是出不来就完蛋了。

  ”“没事,别急,我们换一个姿势,我躺着,你趴着,我在下面帮你弄。

  ”说完马上翻身躺下。

  翠花却是很熟练的倒转过来,趴在小宝的身上,屁股高高翘起。

  小宝躺在床上,却是暗自叫苦。

  刚刚洗完澡的头发被翠花那地方流出来的蜜汁再次淋湿。

  但他却不敢多想什么,只想着要快点把里面的黄瓜给掏出来,真要送去医院,这丢人可就丢到姥姥家了,不但嫂子会被人嘲笑,他家都会被人嘲笑。

  哥哥不在了,他就是这个家的顶梁柱,他有权利照顾好这个家照顾好嫂子。

  “别动,快了,抓到了。

  ”经过一番努力,小宝终于抓住了那个黄瓜,慢慢的往外面抽。

  “啊!”翠花却是长大这里嘴巴压低着声音轻声的呻吟,“小,小宝,快点,快点拔出来。

  ”“别乱动,已经抓到了,就快要出来了。

  ”小宝屏住呼吸。

  可翠花哪里受得了,不停的扭动娇躯让小宝很难把里面的那半截黄瓜给掏出来。

  “翠花,翠花。

  ”门口响起小宝妈妈的声音和脚步。

  吓的翠花赶紧翻转身体。

  “完了,这个时候老妈进来干吗啊。

  ”小宝被吓的不知所措。

  “愣着干嘛,赶紧过来,像之前那样躺我下面。

  ”小宝也不敢怠慢,赶紧躺下。

  翠花依旧像之前那样躺靠在小宝身上,接着盖好被子,生怕被婆婆发现。

  小宝躺在她背后,伸手抓住那半截黄瓜,想把黄瓜抽出来。

  可这一个动作让被子高高的凸起,让翠花赶紧伸手压住被子。

  刚刚抽出一点点的黄瓜再次退了回来,这一个来回的移动让翠花长大了嘴巴差点没有叫出来。

  虽然感觉很刺激,但婆婆已经走了进来。

  整理了一下面容,问道:“妈,有事吗?”“唉,翠花,上次我跟你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别老是拖着,这都过去好几天了,日子过得快,转眼一年又过去了,我这老太婆活一年算一年,守不了你们多久的日子。

  ”小宝妈妈长长的叹了口气。

  “妈,不是说了让我考虑几天吗,我这还在考虑当中呢。

  ”翠花满脸通红。

  可话音刚落,小宝又把那半截黄瓜给抽出了一点点。

  “嗯!”翠花小嘴微微张开却轻声呻吟出来,身体忍不住的扭动了一下,右手再次压按住被子,心中暗自骂道:该死的小宝,现在掏什么黄瓜啊,没看到婆婆就在这里吗,被婆婆看到那还了得。

  小宝却是暗自咒骂:嫂子这是怎么了,每次都要差点掏出来了又把黄瓜给压进去,很好玩吗,故意的吧。

  看来我还得加把劲,尽快弄出来,不然嫂子得多难受啊?想着,他在下面又努力弄了起来。

  小宝妈妈柳芸有些不太耐烦的说道:“翠花,上次你说等几天我就等了你几天,这都过去大半个月了,要是早点答应,说不定现在都怀上了,你不急老妈我可是极坏了,趁着老妈我现在还能动,帮你你们照顾一下孩子不好了,等我七老八十了,我就算是想抱也抱不动了呀。

  ”“我,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大宝死了这么多年都习惯了,突然让我跟别的男人睡觉,我有些接受不了。

  ”听到这里,小宝顿时懵了。

  丫的,老妈怎么回事,让自己的媳妇跟别的男人生娃,有这样做婆婆的吗,跟别的男人生娃还不如跟我生一个娃呢。

  心中顿时一阵不爽,手上的力道也不由得加大了一些。

  “啊!”小宝再次抽动黄瓜让翠花忍不住的叫了一声。

  “你啊什么啊,难道我还能骗你不成吗,你要不相信你可以上网去查一下,自古以来,都是这样,以前李世民还收了他弟弟的媳妇呢,人家还是一国之君呢,我们普通农民跟应该这么做。

  ”翠花顿时无语了,她也知道,当年李世民把他弟弟杀了之后,的确是收了他弟弟的媳妇,这并不是什么不道德的事情,而是在他们那个时候,的确是这样的一种风俗。

  可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她还不的被多少人耻笑。

  身后的小宝却是一阵激动。

  我去,原来老妈是要让嫂子跟我生娃啊,看来是我错怪他了。

  嫂子身材那么好,皮肤那么白那么嫩,两个大奶子更是能称霸全村。

  而且屁股又大又圆,肯定好生养,生几个大胖儿子肯定没问题。

  既然这样,我还担心什么啊,老妈都这么说了,我遵命照办就是。

  想到这里,右手不断的拿着黄瓜来回不停的抽动了起来。

  “嗯嗯”翠花被小宝手中的黄瓜弄的一次次的张开小嘴轻声的呻吟。

  柳芸看她每次张开小嘴又不说话,顿时急眼了。

  “我说翠花,你这是什么意思,张嘴又不说话,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我可不管了,反正大宝是王家的人,小宝也是王家的根,大宝不在了你就的跟小宝生娃,给老王家留个种,这样就算我死了也好跟老祖宗有个交代,要不然我死不瞑目。

  ”“妈妈呀!”翠花被小宝弄的忍不住的轻声叫了出来,接着又赶紧说道:“妈妈,再,再让我考虑考虑好吗,您放心,就算没有孩子我也会照顾好您和小宝,不会离开你们的。

  将来我一定给您老养老送终。

  ”(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翠花,我们家小宝到底哪里不好了,你就这么看不上我们家小宝吗,我们家小宝哪点配不上你了。

  ”“不是,小宝很高很帅,只是他还小”“还小,他都十八岁了,要换成以前,就他这年龄都抱好几个娃了。

  再说了,村里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就村里面那老于家,儿子没能力生娃,都让媳妇去外面借了个种回来,现在孩子都这么高了。

  我又不让你去外面借种,借小宝的种那是自家人的种,是老王家的种。

  我可告诉你,你要是看不上我们家小宝,我可不让你去外面借种。

  ”“嗯,啊!妈妈。

  ”小宝在被窝的里面的动作让翠花说话断断续续。

  “你,你这是这么了,满脸通红的,不会是发烧了吧。

  ”柳芸看到翠花满脸通红的,赶紧问道。

  “没,没事,身体有点不舒服。

  ”“啊,给娘看看,哪里不舒服。

  ”柳芸说着就把手放在翠花的额头,接着还想要掀开被子。

  吓的翠花赶紧抱着被子。

  “妈,没没事,真没事。

  ”“傻丫头,刚才娘说的气话,你别往心里去,娘知道你对我们王家好,所以一直都想要你给王家生一个娃,可你怎么就想不通呢,唉,身体重要,给我看看,刚才我看你肚子地方的被子老是动来动去的,是不是肚子不舒服,我给你看看。

  ”说着,柳芸就要再次掀开被子。

  “真没事,妈,我真没事,那个就是肚子有点点不舒服。

  ”“啊,这可不行,女人将来怀小孩都靠肚子,你的肚子可不能有事。

  ”柳芸一边说着一边抓住被子。

  吓得翠花和小宝全身直冒冷汗。

  突然,房子后面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让柳如烟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你个荡.妇,大白天底裤都湿掉了,是不是背着我去偷人了,好你个红梅,背着我偷人,看我不打死你个婊.子。

  ”“你打,你打死我算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人了,我自己用黄瓜捅自己不行吗,你要不相信你自己吃下这黄光,看看有没有味道,你个没用的东西,有种你来捅我啊。

  ”“臭婊.子,说老子没用,老子打死你个臭婊.子。

  ”后面红梅和他老公吵架的声音让柳芸把手松开。

  长叹了口气,说道:“翠花,我也是过来人,这女人啊就需要男人的滋润,你再好好考虑吧,我先回去睡觉了,唉!”望着婆婆消失的背影,翠花拍着胸脯长长的吐了口气。

  小宝依旧还在给翠花掏黄瓜。

  听到老娘都这么说了,小宝故意没有一次性的把黄瓜给逃出来,而是故意让黄瓜在里面来回不停的摩擦。

  弄的翠花哪里一片汪洋,小嘴一次次张开轻声的呻吟。

  

  追忆似水年华,好像在快速翻阅一本关于自己的画册,那个十八岁的自己,哭着笑着闹着,认真过、任性过、甜蜜过;校园教室少年,考卷阳光微风,黑板老师书堆,一幕幕场景恍惚就在眼前,我分明看到一张稚嫩的小圆脸顶着一头短发在欢笑,笑声飘荡在我十八岁的天空,那一年,我高三。

    十八岁的我和我所经历的一切都被丢进回忆的长河里。

  十八岁的容颜被定格在一张张发黄的照片里,那个短发爱笑的懵懂少女;关于十八岁那年我所经历的很多事,却慢慢模糊在了记忆里,只能通过老旧的记事本想起一二。

    还有一些事,是不用记在记事本里也会被深深的刻在你脑海中的;  那一年,我十八岁,那是我第一次看见爸爸哭,也是最后一次。

    高中时我就开始住校了,每周五晚上回家,周日下午再返回学校,清晰的记得那是个夏天的周日下午,天空已经慢慢拉上了自己白天的帷幔,我已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学校了。

  毫无征兆的爸妈就吵了起来,我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勇气,冲着爸爸就吼了起来,具体吼了什么我也忘记了,我只清楚的记得爸爸倒在了地板上,我清楚的看见了爸爸眼角的泪水。

    我恨自己当时怎么就那么铁石心肠,我看着妈妈焦急的跑过去摇爸爸,而我却头也没回的走出家门,坐上了返回学校的车,想起爸爸眼角的泪水,就忍不住抽泣;  次周周日是我18岁的生日,本该周五下课就回家的我,却留在了学校。

  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踏进家门?不知道回到家看见爸爸要说什么?不知道爸爸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看着同学们一个个都回家了,心里五味杂成。

  就在这时,收到了爸爸的短信,到现在我都记得短信的内容——对不起,是爸爸错了!后天是你生日,快回家吧!那一刻,眼泪就像决了堤的河水。

     我永远也忘不了爸爸的泪水,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也是最后一次看见;  那一年,我十八岁,总觉得自己是站在有理树上的人,总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每次被爸妈训的时候就想着自己要永远离开这个家,再也不用听他们唠叨,想象自己躲在一个无人的角落里,看着他们着急的找,想象着自己永远离开,让他们难过后悔;可能因为恐惧吧,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那一年,我十八岁,却依然不懂事,那一次,我惹哭了妈妈。

    到现在依然记得,那次和妹妹吵架,妈妈也没问来由,就对我一通批评。

  我生气极了,心想反正也没人关心,就狠狠的抓破了自己的脸。

  妈妈看到后一句话都没说,我却看到了她眼里闪动的泪花,之后很多天妈妈都住在舅舅家没有回来。

  后来我看到过妈妈很多次掉眼泪,但是都没有像那次一样刺痛我的心,让我深深感受到自己的自私;  那一年,我十八岁,很多事都已经模糊在了回忆里,但我却清晰的记得爸爸眼角的泪和妈妈眼里闪动的泪花。

  爸爸妈妈请原谅我年少不懂事,或许你们早已忘记了这些事,可是它们却深深刻在了我脑海里。

    对不起,爸爸,我该跑过去扶起您,我该主动和您道歉;对不起,妈妈,我应该更早懂得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道理。

  如今,这些道理我都懂了,我不会再像十八岁时那样倔强任性了。

  看着你们慢慢老去的脸,我祈求时光能温柔对待你们,让我有足够的时间去孝顺陪伴你们,你们陪我长大,我伴你们变老;   家里人都在劝你去大城市里发展,那里机会多待遇好,在这种观念的熏陶下(夫妇交换性经过实录)我很听话,努力考上了大学,离开了故土,奔向另一处陌生的土地,这种飞跃的过程很刺激,甚至引以为傲,尤其在面对家乡的人们问起的时候。

  可是当把陌生变得熟悉,新鲜变得寻常,自豪感随之渐淡,便不由自主怀想故土的样子,不是说家乡的变化吸引人,而是融在骨血里的情感与刻在脑子里的记忆。

    我尽力的控制我成为故人的速度,方法就是,在感情无处宣泄,压抑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回家。

  土地就是这么包容,包容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一代又一代人的驱壳和灵魂,迟早会变成其中之一,还有就是,我也会抱愧山河。

    以前总觉得陌生的地方才会让人有安全感,没有熟人之间不顾彼此的算计,和相处时理和行为的挑剔,和陌生人之间只是很平常的擦肩或者相视一笑以表寒暄,认识的人太多反而成了负担,只有家乡是唯一一个能让我在熟悉中体味到安全感的地方,这里不是所谓的远方,而是最接近初心的地方。

  安全感来自于那里的人的淳朴,不带着有色眼镜看人,不趾高气昂,不颐指气使,他们用最简单的方式表达或者记录,人与人间很容易交心,不太可能有太多交流压力。

    总有一天,我会觉得快节奏的生活让我颠簸的有些恶心,也总有一天我会尝试着逃避,可是到那时再回到故乡时,心里是否依然深感寻常,还是一种作为故人,熟悉与陌生交汇的复杂感,不得而知,我只知道,有些地方你只能呆上一阵子,迟早是会离开,毕竟人生来就是一座孤岛。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uy-wristband.com/twc.aspx?7395.html

https://www.buy-wristband.com/twc.aspx?1964.html

https://www.buy-wristband.com/twc.aspx?6402.html

https://www.buy-wristband.com/twc.aspx?5928.html

https://www.buy-wristband.com/twc.aspx?6176.html

https://www.buy-wristband.com/twc.aspx?6249.html

https://www.buy-wristband.com/twc.aspx?3086.html

https://www.buy-wristband.com/twc.aspx?1691.html